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电视制导炸弹 >

揭秘古玩市场“地雷战”

归档日期:06-17       文本归类:电视制导炸弹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多数的文物收藏者,都是通过一些相对固定的供货渠道进行收藏的。在上、下线关系有了一定基础时,“地雷”(文物赝品)就有可能出现。

  其二,只有在自己看来是大开门的文物——像亲娘一样准确无误时才能出手,不可贪心,没有侥幸。

  地雷不仅炸伤不了真正的业内高手,还容易造成自身名声的毁灭和“上帝”流失。

  黑道或有黑道背景的买家面前不能轻易埋雷,容易出现“吃桐油、吐生漆”、贪小便宜吃大亏的恶果。

  家乡本地人前一般不能埋雷:“兔子不吃窝边草”,吃了容易出事。最好的猎杀对象是热爱收藏的领导干部,且官位越大越好,就算事后他们发现受骗也不敢声张:

  二是因为纪检从来就不是吃素的。其次是那些特别有钱又特别自恋的收藏者,因为有钱,所以有胆(敢买),因为自恋,所以独来独往。

  比如用汉代破碎铜镜材料翻做的高档汉代钱币,宋代窑址瓷片冷接出来的“稀有”瓷器,用昆仑玉为材料、纯手工一比一大小高仿的高古玉器等,总之是所用材料要真或能以假乱真,让现代科技无法对付的东西。

  2011年,在浙江龙泉,一只接胎梅子青釉龙泉双环耳大瓶就以50万元的“朋友价”炸翻了一个北京买家。此瓶颈部以下是窑址品,以上是冷接物,底胎上有一个三角形的打胎鉴定痕迹,且有鉴定证书。

  事后,埋雷者说:“底部花了我3万,加上接胎和鉴定,总共成本大约4万多,再加上付马仔5万——这种买卖必须有马仔,也没赚到什么钱。”

  早先的手法是先将赝品埋入墓地、伪装现场后直接带“老板”上山,雇佣民工,夜晚作业,让老板们亲自看着“文物”出土,然后高价成交,埋雷与卖货一次形成。

  线元租金(租房及租托)将一张仿古“红木床”埋入家乡山区的一栋早已荒废的明代老宅——有石质门楼的大院。

  现场布局天衣无缝:床上堆满了过时的竹箩筐、破木凳、农具等杂物,杂物上的灰尘、床上的蜘蛛网都设计逼真,连地上杂乱的鞋印都想到了。

  当外地老板踩着泥泞来到床前时,雷托及时出现,演说词是:“这段时间,来买这张床的人多得是,你只要看看地上的鞋印就知道,都是因为出不起价钱才走人的。”

  “8万。”经过多轮商讨,最后以6万元成交,外加埋雷者的介绍费,共68000元。事实上,所有费用都不超过8000元。

  事后不久,埋雷者又给上线打电话:“老板呀,上次那种床您还喜欢吗?我这次找到一个大村落,全是明清时期的老房子,房子里起码有老床十几张,至少有七八张品相完好;如果喜欢,您自己来一趟,我保证价钱比上次要便宜些。”

  如果对方有意,有了上次“艰苦的考察”,老板是肯定不会再次亲临的,然后只等老板打入订金,埋雷者便可直接租车运货,结账之后,不管上线醒悟已否,都必须“人间蒸发”。

  这种连环雷轻易是不能试用的,其先决条件一是埋雷者的胆大,二是踩雷者的脑残,两者缺一不可。

  如埋青铜器地雷,不仅要将地雷埋在同类店,而且要埋在具体的子项中,如埋唐代铜镜的地雷,就得埋在铜镜专卖精品店,造成“店大欺客的效果”。同时卖方要装大爷,把买方逼成孙子,逼成重孙最好;最起码得把“上帝”逼成奴婢、把老板逼成乞丐,因为文物不同于其他商品,你过了这村,就真没这店。“宁可错收,不可放过”是这行业很多收藏者的不良心态。他们总是抱着“错九对一就不亏”的原则,因此很容易挨杀。

  常规埋雷手法中有种间接埋雷法,因为手法巧妙,所以鲜为人知。即通过熟人介绍买货,介绍人在买卖过程中夹带性的埋雷。

  举例:2013年底,西安某文物市场,一青铜器收藏者在收买文物时,介绍人将货主袋中的两件青铜器摆出,其中一件是明代香炉(线万元,为卖方所有;另一件为唐镜(赝品),作价3万元,为介绍人之物。买方未发现唐镜为假,然后合拢谈价,卖方总共要价20万元,买方出价10万元;经过介绍人的反复调和,最终做出两件13万元的最终定价,交易完成。

  在这种埋雷手法中,介绍人是最大的获利方——虽然未得卖方的过手费,但巧妙地卖了一件赝品,外加买方10%的介绍费。即使“东窗事发”,最多是“看错了唐镜”,属于“眼力失误”的正常范畴,情有可原。

  在这种手法中,埋雷与卖雷只需一个人。举例说明:2014年4月至5月,江西瓷器文物界小范围地流传一个说法,某某地方有个人盗墓十几年,最近发了大财,理由是年后分别去了北京、上海等地买了房产。

  制造谣言者正是埋雷者,放言者是埋雷者的同村民众,谣言很快传入当地文物圈,大家闻风寻人,结果在一个庞大的自然村庄找到了埋雷者,埋雷者故意说:“现在没有特别好的货,因为上次来了几拨北京老板和广东老板。但东西还很多,你们自己看着拿,反正全是本人这十几年亲自挖到的。”事实上,全村能说话的人都能作证:这家伙除了每天扛支铁锹在墓地瞎转,十多年真的没干过别的。

  买货者进门一看,满屋子都是出土的大路货,然后便是认真寻找其中的“珍品”;可以这么说,屋内所有的垃圾货,确实都是他亲自挖来的,所有的“珍品”都是他“亲手”买来的赝品。结果,许多贪婪的买主都栽倒在他的门前!

  据知,两个月内,被“炸伤”的买家近20人,每人至少花了几万元,多的花了十几万。估计这下,埋雷者真的在北京、上海买房了。这种埋雷者一定要是农村“大地方”的人,才能确保买家发现上当后没有后顾之忧。因为同村一般同姓,若有外人“侵犯”,则一定会“同仇敌忾”。

  埋雷者事先准备好买方意向中的“文物”(赝品)作为地雷,然后主动打或被动等上线的电话;就策略的高低论,等待上线的电话更好,成功率也更高。

  主动打电话型:假设上线专吃玉器,则事先将一件高仿玉器作为地雷埋在下线手中,然后给买方打电话,说:“老板,我下线挖到了一块的玉器,且超完美,我都从来没见过比这更好的东西,就是要价太高,您要不要来看看?”对方肯定会前往,因为所有的收藏者都听不得“超完美”且对应着自己收藏方向的出土物品,不见是会失眠的。

  到了之后,虽然也会怀疑,因为在行家眼中,真品文物会有“一见如故”之感,但现实中的玉器高仿是所有文物高仿中最难“认真”的,公开拍卖的玉器中经常出现天价赝品就是证明。加之,玉料本身是对的,若要价不太离谱,交易便容易成功。

  2013年10月,在福州成交的一块超大汉代龙纹出廓璧就是一个“地雷”,以80万元成交,埋雷者的进价是5000元。

  被动等待型:收藏者一般都会经常给下线打电话问,“最近有我要的东西没有?”或者是,“我想要件什么东西,你马上帮我找找。”这时的下线最好要准备一件与“地雷”性质相同的真实文物,只是品相、工艺的级别一定要远远低于“地雷”,甚至是越低越好;然后告诉对方:“您想要的东西,我手上有,您先看照片再说,只要是您自己要,价钱由你给,反正您从来就没有让我吃过亏。”

  然后就立马发照片给他——这时的速度是制胜因素之一,绝对不能让对方“冷静”,要不,大鱼容易脱钩,所以,“立马”是指五分钟之内。一般情况下,对方是不会看上你的“大路货”的。

  在他回绝时,你要装着突然想起的样子告诉他:“我们圈内的某某手上有一件绝对的精品,只是这人太难讲话,是个有名的死脑筋,要是不顺他的脾气的话,出钱都难谈。不过,我可以帮您传张照片,喜欢了再说。”这时要先喝喝茶,等上一两个小时,再将事先准备好的赝品照片发过去。

  两张照片的效果应该确保是新鲜熊掌与臭咸鱼的差异,让“熊掌”牢牢地吸引对方,这样他才会亲自“大驾光临”。又由于之前说过卖方是个驴脾气,所以买方进店后,言行举止都会“小心翼翼、中规中矩”。

  此时的卖方则必须端着自己的“宝贝”,摆出一副“皇帝女儿不愁嫁”的高姿态:“牛就是这头,马就是这匹,价就是这数,自己掂量,值得就买,不值就算”;最多,“看在老兄(牵线人)对我多年照顾的份上,少要10%!”在这种违背“顾客就是上帝”的常规买卖氛围中,生意成功的可能性往往更大。

  文物市场的埋雷手法本来是个极常规且“历史悠久”的杀客手段,可几乎每次使用,其成功率都高。

本文链接:http://marocities.com/dianshizhidaozhadan/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