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电视侦收 >

怎样实现无线电侦察?

归档日期:09-13       文本归类:电视侦收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无线电通信是靠电台发射无线电信号和收听无线电信号来完成的。发射的无线电信号,己方电台可以收听到,敌方电台也可以收听到,这就为无线电侦察(利用电台侦察)提供了条件。而无线电侦察正是电子战的一个重要方面。无线电侦察的主要内容是:

  “截获”敌方无线电台通信信息,进行分析和破译。通过分析可以判明敌方电台通信的性质。通过破译可了解敌方行动的战斗命令以及部队的请示报告。

  查明敌方电台的设备多少和位置。敌方电台的设备数量和配置密度,可以反映部队的配置情况,这对判断敌方动态和作战部署十分重要。当某地区突然发现有新的电台通信的信号时,说明这地区增加了军队;如果这地区电信号减少时,说明有些军队已撤走。这对了解敌情很重要。

  无线电侦察的内容还有很多,比如查明敌方电台是哪个国家产品,工作频率是多少赫兹以及电台更换情况。还需查明敌方电台的通报规则、密码种类以及电台服务人员的手法特点、信号特点和工作习惯等等。

  正因如此,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美国专门成立一个无线电侦察机构,或叫“电子窃听机构”,工作人员有1万多名。无论地面、海上和空中,到处都有它的“窃听哨”,从而形成一个“全球窃听中心”,人们把它比喻为全球的“空中电子吸尘器”(意思是专门吸收空中的电信号)。

  1943年4月18日上午,日本海军大将、偷袭美国珍珠港发动太平洋战争的策划者——山本五十六和他的随同人员,分乘两架“一”式陆上攻击机,在6架“零”式战斗机(二次世界大战时的名机)的“保驾”下,前往布因前线视察海军舰队。这一天,天空能见度特别好,转眼间左下方已出现了布干维尔岛北端的布因机场。于是,6架“零”式战斗机便全无戒备开始悠然地飞行,蓝天、白云、大海,令飞行员心旷神怡。山本五十六在乘座机之前,已脱掉白色显眼的海军服,换穿了绿色军装,想以此伪装,免遭飞来横祸。此时,他手执军刀,坐在飞行员旁,他构想着未来太平洋战争“胜利”的前景。

  突然,日本担任护航的一架战斗机向前冲了七八十米,紧接着另一架“零”式战斗机也向前冲了过去,显然出现了敌情。

  “敌机!”说时迟,那时快,日本飞行员注视前方,看到有几架美国P-38“闪电”战斗机,正从前面斜下方的丛林处,对准山本的座机,爬行般地拉起了机头。大事不好,6名日本护航员万没想到在这完全处于日军控制的地区竟遇上了“绿林好汉”,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美军的全球“空中电子吸尘器”,早已“截获”了日军的无线电信号。尽管山本在视察前线之前,采用“密码电报”通知部队,但这“密码”已被美国的情报专家破译了,所以美军早已掌握了山本五十六视察前线的时间、地点以及飞机航线……也有的报刊报道说,美国海军是从日本沉船的船长尸体上获得了日本海军“电报的密码本”。当时美国海军一位高级官员曾兴高采烈地说:“这个发现的价值,相当于美国增建了一支舰队。”

  不管哪一种说法,总之1943年4月14日,即山本座机起飞的前四天,远在美国珍珠港的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上将,收到一份破译了的日军电报,知道了策划偷袭珍珠港的山本五十六要到布因基地视察部队。他立即电令南太平洋战区司令哈尔希中将制定截击的行动方案,并上报华盛顿要求批准这一重要军事行动。

  几小时之后,美军驻守在瓜岛的航空队司令米切尔少将奉哈尔希中将之命,已拟定好截击计划。他考虑只有P-38“闪电”战斗机能飞这么远(航程1891千米),便决定派339中队去干掉山本,以雪国人之恨!

  为保守机密,一直到1月17日傍晚,沉稳的米切尔少将才命令339中队的队长米歇尔和飞行员兰菲尔,火速驱车到司令部领受任务,并指示他们一定在山本座机降落前10分钟,进行空中截击,置山本于死地。

  4月17日深夜,4架B-24飞机冒雨飞到瓜岛,运来了大型副油箱,以保证“闪电”战斗机改装后长途飞行。地勤人员通宵紧张工作,一直到4月18日早晨,18架“闪电”战斗机才改装完毕。

  4月18日早晨7点10分,与众不同的双机身的“闪电”战斗机群起飞。遗憾的是,有两架“闪电”战斗机突然发生故障,不能起飞参战了。中队长米歇尔很生气,但马上心情又平静下来,认为地勤人员连夜快速改装,难免一失。而且,有16名“空中杀手”,足以令山本命丧黄泉。他在空中很快调整好编队,向指定空域飞行。

  为了防止日军的“千里眼”——雷达的观测,美军这16名“空中杀手”采用贴近海面的超低空飞行。这是极其危险的,弄不好会一头跌入海中,因为“海天相连一色”。

  为了避免日本电台的窃听,16架“闪电”战斗机在飞行中保持“无线电静默”(不进行无线电联系),因为这是一次极秘密的飞行。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超低空飞行,16架“闪电”战斗机准时到达指定空域,等候山本“按时赴约”。9点33分,34分,35分……16名“空中杀手”心急如焚。突然,一名“空中杀手”打破了“无线电静默”——“右前方,山本来了!”

  身经百战的飞行员兰菲尔,立即扔掉副油箱,带领他的攻击小队像猛虎一般扑向山本的座机。在如此紧急时刻,3号飞机的飞行员由于过分紧张,扔不下副油箱,机身重难以在空中格斗,4号机的飞行员不得不保护他。所以,最先扑过去的只有两架“闪电”战斗机了。

  日本负责“保驾”的“零”式战斗机,怎能容忍兰菲尔冲杀过来,急忙迎头拼死拦截。可是,兰菲尔这只“猛虎”,此时要吞掉的是“一块肥肉”——山本五十六,对扔过来的几块“骨头”(“零”式战斗机)哪有兴趣。兰菲尔以高超的飞行技术,巧妙地躲过“零”式战斗机的拦截,紧紧追赶贴近树梢飞行的山本座机。追上之后,猛烈开火,山本座机接连中弹而爆炸,坠入布干维尔岛的原始森林之中……

  山本之死,对日本官方震动极大,但一时弄不明白,按“密码电报”联系的绝密之行,为什么竟与美国“闪电”战斗机狭路相逢。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上将,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才披露了“破译密电码”这个天机,使山本之死的真相大白。

  以上说明,在无线电通信领域中,特别在军事通信方面,密码电报与破译密码的斗争,从未停息过,而且将越演越烈。

本文链接:http://marocities.com/dianshizhenshou/6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