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电视导引头 >

“网红”毕业生“炸”掉母校教学楼……这是个天津老板

归档日期:07-01       文本归类:电视导引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接通津云新闻记者电话时,胡彬刚下飞机不久,正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这位80后公司董事长没想到,一单很正常的爆破业务,却因为“炸”的是母校大楼,让他成了网红。

  “男子炸掉母校教学楼”,这个带着善意玩笑的标题,指的是1月29日安徽理工大学原西校区12层主教学楼被成功爆破拆除。爆破成功后,一位学校工作人员发微博,指出爆破者是该校弹药工程与爆炸技术专业2002级的学生,现在是天津致远爆破工程有限公司的老板。

  胡彬告诉津云新闻记者,发微博的是自己大学四年的辅导员,但从接手这次爆破业务到回到天津,自己并没见过这位老师,因为“快过年了,大家事情都很多”。

  胡彬1982年出生在安徽蚌埠农村,小学三四年级时来到了教学资源比较好的淮南上学。2002年考大学时,胡彬本想去一个外地的学校,“男孩子嘛,都想离家远一点”,但机缘巧合的是,他被调剂到了安徽理工大学的弹药工程与爆炸技术专业,“从小学到大学,就一直在淮南待着了”,胡彬笑着说。

  令胡彬欣慰的是,自己很快喜欢上了被调剂的专业。两淮地区矿山较多,当时矿山的掘进需要进行爆破,位于淮南的安徽理工爆破专业便专门为此培养人才,也是全国唯一一个培养民用爆破人才的专业,属于学校的“王牌专业”,毕业生就业比较好。

  胡彬表示,安徽理工大学有三个校区,爆破的这个是西校区的主教学楼,学校的老教授告诉他,这栋12层的教学楼曾是两淮地区的最高建筑、标杆建筑。对于网上所说公司为了母校这次爆破竞标特意压低价格,胡彬表示这个说法并不太准确,“对母校肯定有感情在里面,但这个校区已经卖给了开发商,这次竞标也是按照正常的报价来走的”。

  胡彬2006年大学毕业后到了上海的一家爆破工程公司工作,后被外派到天津的分公司,后来,因为公司业务调整,他就职的公司关闭了在天津的分公司。有了一定业务基础的胡彬并不想离开天津,2012年4月,他注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即天津致远爆破工程有限公司,这时胡彬刚刚30岁。

  致远公司注册在东丽,目前的办公地点在华苑产业园,公司有员工30多人,是天津地区唯一一家民营爆破企业,过去很长时间内也是唯一一家爆破一级企业。

  对于天津成立公司的初衷,胡彬坦言,当时天津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民用爆破业务量很可观。在天津从事爆破行业以来,胡彬参与了很多天津重要标志性建筑临时结构的爆破拆除工作,比如津湾广场、津门、津塔等建筑的支撑梁的拆除,近年来,在天津七里海湿地等环保整治行动中,胡彬的公司也参与了很多砖厂等落后产能的爆破拆除。

  胡彬早已在天津落户安家,目前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天津市工程爆破协会秘书长。

  “这个行业整体来说比较小众”,胡彬表示,同时行业准入门槛也比较高,从业人员必须考取执业证书,比如爆破员证、技术员证,都属于特种执业证。行业管理也非常严格,“虽然行业本身不涉及保密,但炸药的监管非常严格,爆破业务需要经过相关行政许可”。

  但胡彬对爆破拆除还是非常认可,爆破拆除作为常规手段,是比较高效的一个选择,“爆破拆除有很多优点,爆破时噪音就产生在瞬间,粉尘污染也是短时的,其他像破碎锤等机械拆除方法,会产生持续的噪音和粉尘污染。从对周围建筑的影响来看,爆破属于短时高频振动,大地自振频率较低,二者之间的差比较大,对周边建筑影响较小。还有一点,机械拆除往往更加耗时耗力耗钱”。

  而对于爆破的安全性,胡彬用一个小故事来做了简单描述,“假设有一群调皮的学生,总是会踢坏教室的木头门,但如果把门换成玻璃的,就不会被轻易损坏了”,“如果严格按照规程来操作,爆破一般是比较安全的的。”

  胡彬也坦言,现在的爆破手段面临一些新兴拆除手段比如金刚石工具切割的竞争和挑战,但他对行业仍然抱有信心。“目前公司正在寻求业务的多向拓展,在外地有很多项目部,像本次安徽理工大学教学楼的拆除,还有在重庆、青海、西藏等地都有项目,公司也在积极寻求比如矿山总包等业务。”(津云新闻记者 陈庆璞)

  天津北方网讯:接通津云新闻记者电话时,胡彬刚下飞机不久,正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这位80后公司董事长没想到,一单很正常的爆破业务,却因为“炸”的是母校大楼,让他成了网红。

  “男子炸掉母校教学楼”,这个带着善意玩笑的标题,指的是1月29日安徽理工大学原西校区12层主教学楼被成功爆破拆除。爆破成功后,一位学校工作人员发微博,指出爆破者是该校弹药工程与爆炸技术专业2002级的学生,现在是天津致远爆破工程有限公司的老板。

  胡彬告诉津云新闻记者,发微博的是自己大学四年的辅导员,但从接手这次爆破业务到回到天津,自己并没见过这位老师,因为“快过年了,大家事情都很多”。

  胡彬1982年出生在安徽蚌埠农村,小学三四年级时来到了教学资源比较好的淮南上学。2002年考大学时,胡彬本想去一个外地的学校,“男孩子嘛,都想离家远一点”,但机缘巧合的是,他被调剂到了安徽理工大学的弹药工程与爆炸技术专业,“从小学到大学,就一直在淮南待着了”,胡彬笑着说。

  令胡彬欣慰的是,自己很快喜欢上了被调剂的专业。两淮地区矿山较多,当时矿山的掘进需要进行爆破,位于淮南的安徽理工爆破专业便专门为此培养人才,也是全国唯一一个培养民用爆破人才的专业,属于学校的“王牌专业”,毕业生就业比较好。

  胡彬表示,安徽理工大学有三个校区,爆破的这个是西校区的主教学楼,学校的老教授告诉他,这栋12层的教学楼曾是两淮地区的最高建筑、标杆建筑。对于网上所说公司为了母校这次爆破竞标特意压低价格,胡彬表示这个说法并不太准确,“对母校肯定有感情在里面,但这个校区已经卖给了开发商,这次竞标也是按照正常的报价来走的”。

  胡彬2006年大学毕业后到了上海的一家爆破工程公司工作,后被外派到天津的分公司,后来,因为公司业务调整,他就职的公司关闭了在天津的分公司。有了一定业务基础的胡彬并不想离开天津,2012年4月,他注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即天津致远爆破工程有限公司,这时胡彬刚刚30岁。

  致远公司注册在东丽,目前的办公地点在华苑产业园,公司有员工30多人,是天津地区唯一一家民营爆破企业,过去很长时间内也是唯一一家爆破一级企业。

  对于天津成立公司的初衷,胡彬坦言,当时天津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民用爆破业务量很可观。在天津从事爆破行业以来,胡彬参与了很多天津重要标志性建筑临时结构的爆破拆除工作,比如津湾广场、津门、津塔等建筑的支撑梁的拆除,近年来,在天津七里海湿地等环保整治行动中,胡彬的公司也参与了很多砖厂等落后产能的爆破拆除。

  胡彬早已在天津落户安家,目前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天津市工程爆破协会秘书长。

  “这个行业整体来说比较小众”,胡彬表示,同时行业准入门槛也比较高,从业人员必须考取执业证书,比如爆破员证、技术员证,都属于特种执业证。行业管理也非常严格,“虽然行业本身不涉及保密,但炸药的监管非常严格,爆破业务需要经过相关行政许可”。

  但胡彬对爆破拆除还是非常认可,爆破拆除作为常规手段,是比较高效的一个选择,“爆破拆除有很多优点,爆破时噪音就产生在瞬间,粉尘污染也是短时的,其他像破碎锤等机械拆除方法,会产生持续的噪音和粉尘污染。从对周围建筑的影响来看,爆破属于短时高频振动,大地自振频率较低,二者之间的差比较大,对周边建筑影响较小。还有一点,机械拆除往往更加耗时耗力耗钱”。

  而对于爆破的安全性,胡彬用一个小故事来做了简单描述,“假设有一群调皮的学生,总是会踢坏教室的木头门,但如果把门换成玻璃的,就不会被轻易损坏了”,“如果严格按照规程来操作,爆破一般是比较安全的的。”

  胡彬也坦言,现在的爆破手段面临一些新兴拆除手段比如金刚石工具切割的竞争和挑战,但他对行业仍然抱有信心。“目前公司正在寻求业务的多向拓展,在外地有很多项目部,像本次安徽理工大学教学楼的拆除,还有在重庆、青海、西藏等地都有项目,公司也在积极寻求比如矿山总包等业务。”(津云新闻记者 陈庆璞)

本文链接:http://marocities.com/dianshidaoyintou/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