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电视导引头 >

遗情未了

归档日期:11-27       文本归类:电视导引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长子王喜接管小餐馆的生意、次子王宇事业有成,是大机构高层人员、三子王捷生性吊儿浪当,做事随性,对餐馆生意毫不热衷、小女儿王霏当模特儿。永泰在65岁那年退休,一向对钱财不太有概念的他,对未来没有什么计划,享受退休生活,活的怡然自得。可是妻子秀萍却一直厌嫌永泰的无能,不像永定那样建立饮食王国,还栽培两个儿子成为继承人,动不动就拿永定与永泰比较,令永泰难堪,夫妻常因此发生口角。

  永定比永泰年长几岁,退休当天,他原想立下遗嘱将财产分配给两个儿子,可是一向惧怕谈论死亡的他,忌讳立遗嘱,反而遵循当年父亲把产业留给自己的作法,将名下的所有产业平均分配给两个儿子建国、建业,为他们设想周到,在他的传统观念里,父母把产业留给子女是理所当然的事,他觉得自己尽了父亲的责任,了了心愿,虽然身边有许多子女不孝父母的例子,偶尔会令他担心自己将来会不会也有同样遭遇,但是他相信一向孝顺自己的儿子不会遗弃自己。

  至于秀萍,看见永定分给儿子那么大笔财产,不禁埋怨永泰退休后只有一点公积金和一点退休金,养老都不够,更不用说让子女受益了。

  不料,永定自从退休后,身体日衰,一向在人前人后表现得十分孝顺的建国和建业,态度显著改变,以忙碌为由,对永定不闻不问,永定被检验患上帕金逊症,需要长期服药医治及照料,建国和建业互相推诿奉养永定的责任,置永定不顾。

  永泰不忿二人所为,想将二人告上家事法庭。永定却怕家丑外扬,影响儿子在社会的声誉,息事宁人,不料二人变本加厉,竟然设计将永定遗弃。

  这些种种无情、不孝的行径,远较身上的病痛更令永定痛心,可是每个月高达千元的医药费令他求助无门,被逼跪求儿子归还自己的部分财产,建国与建业竟然都无动于衷。

  与此同时,永泰竟然意外中了百多万的多多,本来乐不可支想与家人一起分享喜悦的他,被永定阻止,永定以自己的情形为例告诫永泰,要为自己的晚年打算,不用营营役役为子女劳苦,同时提醒永泰,不要让子女知道自己拥有巨款,免得子女怀有目的,对他虚情假意。

  永泰目睹哥哥的经历,心有戚戚,怀着这笔似是从天而降的巨款,犹豫要不要让几个子女知情,子女会不会觑觎这笔钱,而自己该如何处理这笔巨款。

  王永泰与妻子潘秀萍育有三男一女,王喜、王宇、王捷、王霏。长子王喜接管家族餐馆的生意,次子王宇事业有成,是大机构高层人员,三子王捷生性吊儿浪当,做事随性,对餐馆生意毫不热衷,女儿王霏当化妆师。王喜娶妻张佩云,生了三个女儿,王宇娶妻郭月丽,结婚多年始终未有所出。这天,是王宇的38岁生日,王家一家人准备晚上为王宇庆祝生日,月丽同时获知自己怀孕,决定晚上庆祝时告诉王宇这个好消息,大家为王宇的生日忙碌,可是这是的王宇却面对一个很大的困扰,原来王宇竟与一年轻女子方引玉有交往,并生下一个私生子方承祖,引玉有一孪生妹妹方引璋,一再逼王宇承认承祖的身份,并要胁将在王宇生日当晚带承祖上门,此事令王宇忧心忡忡。就在引璋约见王宇,两人发生争执的时候,这一幕竟然恰巧给王捷看见,令王捷困惑不已。与此同时,永泰的哥哥王永定,原来有大笔财产,他在退休后把财产分配给两个儿子,不料儿子竟然将他赶出家门,永泰只好暂时收留哥哥,结果被妻子秀萍唠叨不休,永泰决定等王宇回家后商量如何安置永定。众人焦急等待王宇回家庆祝生日,永泰惊喜自己竟然中了百万“多多”,迫不及待要告知众人,却被永定阻止;同时间,王宇正与引玉见面,要求引玉给自己多些时间,引玉责备王宇一再的拖延时间,对王宇已经失望,王宇面对重大压力,心脏一时无法承受,竟告暴毙…

  众人赶来医院,神色焦惶。秀萍伤痛,要人掺扶才能行走。月丽茫然失神。永泰心慌意乱之下,不慎跌下,竟蹲在地上痛哭起来。王捷忙扶永泰。众人进入,见果是王宇,各人伤痛反应。医生透露断定王宇为心脏病爆发致死,众人无法接受。引璋忽在医院外出现,探视情况,王捷发觉引璋的背影,正想往前追时被永泰阻。永泰吩咐王喜负责办王宇丧礼,王喜推托,秀萍不满。王捷提起有朋友可以帮忙。月丽拿出相片让众人选,秀萍不满意,显得挑剔,月丽觉难受。承祖得知父亡,大闹要见父亲。引玉失神无主。引璋问引玉有何打算,引玉心乱,指不管怎样,承祖都是王宇的亲生儿子,该去见最后一面,但又提不起勇气去灵堂,要求引璋带承祖去拜祭王宇。秀萍得知永泰欲安排王宇进行火葬,大怒和永泰起争执。王喜感叹,以前父母吵架,只有王宇劝止,现在却不可收拾。阿唐来寻王捷,王捷忙把阿唐拉去一旁谈话。时引璋正好带承祖来到拜祭王宇,承祖不安,强忍悲恸,引璋忙压制承祖。月丽对引璋和承祖起疑。引璋忙拉着承祖走出灵堂。王捷神思不守,没察觉离去的引璋和承承祖,后突然警醒,见引璋的背影,忙追向引璋。王捷追引璋不果,回家,忽见建业来到。永定开心,以为儿子来探自己,不料建业却诱骗永定把公积金和保险金的受益人改成是他。时建国又来到,两兄弟为了争财产吵了起来,王捷恼怒,把二人赶出王家。阿唐在引璋家外监视着,时见引璋拿了纸箱走出丢下。阿唐把引璋丢弃的纸箱交给王捷。王捷从纸箱中找到药物,不禁起疑。阿唐查出药物是安眠药,且药力甚强,王捷怀疑引璋利用药物害死王宇,气怒下往找引璋。

  王捷奔到引璋家外,发狂似的敲打大门,要引璋出来,却无人回应。阿唐忙把王捷拉走,指王捷老是冲动坏事。酒店外,新郎接了待嫁的引玉。引璋和承祖在旁目送引玉离开。新娘车离开。灵堂外,棺材被送入灵柩车内,灵车离开。引玉的婚礼和王宇的葬礼同一时间交错进行。众人办完丧事,都显黯然。王喜忽向月丽提起餐馆股份的问题,问月丽会如何分配,月丽犹在伤心的情绪,又觉不舒服,不想多谈。秀萍为永定事和永泰起争执,问永泰是否从今以后要负责永定的医疗费。时永定把杯子打破,秀萍骂永定,指永定自己愚昧,早把财产分光,搞到如此田地,还要拖累他人,永泰忙喝止秀萍。引璋回后台更衣,见承祖被一女模责骂。另一边,王霏在帮模特儿化妆,忽见王捷出现,意外。王捷解释是代朋友来做服装表演。王捷不时注意引璋和承祖。引璋气恼,拖着承祖离开,负气叫承祖不要跟随,不料一转眼间,承祖果真不见,不禁焦急。王捷在不远处,看到承祖躲在一旁,又见引璋担忧,忙趁机上前帮忙。王借机探问引璋背景,却探问不果,后用计引把承祖引出。引璋对王捷有改观。永定来找二子,跪求二子还回自己一些钱来医病。永泰和王捷刚赶到,见状大怒,永泰痛骂二子无情。众人聚餐,王喜又提起餐馆股份事,月丽觉难受,答应会去办,不想再谈下去,离开。永泰责王喜为何老担心餐馆股份的事。月丽对王霏提出,指王宇身前有意愿把公积金的一半给王霏,二人感叹王宇一生都为家努力。月丽把从王宇办公室找到的承祖婴儿相片给王霏看,疑惑相中婴儿是谁。时王捷来到,见婴儿相片,心中起疑。引璋在练习空手道,王捷忽出现。王捷邀引璋过招玩玩,结果被引璋摔倒在地,显得狼狈。王捷趁引璋走开,趁机探问承祖,得知承祖的父亲刚身亡,不禁怀疑承祖的身份。永泰把钱交给永定,要永定好好去看病。永定感叹自己决定错误把财产分给二子,沦落到如此地步,语重心长劝永泰不要步其后尘。永定故意支开永泰,永泰不察,永定独自走到河畔,欲跳河自杀…

  永定侥幸被救起,两个儿子却不顾他死活。永泰气脑不已,无奈送永定住进疗养院。永泰感触良深,询问永定立遗嘱的事。永定大表赞同。永泰告知要立遗嘱,反被秀萍大骂。永泰差点讲出中多多的事。月丽找了王宇的朋友子亮帮忙处理王宇的遗产。陪同月丽前往的王霏在律师楼因睹物思人不禁流下眼泪。子亮递上纸巾,王霏尴尬拭泪。子亮有条不紊的解说办理遗产的手续,令王霏对能干的子亮留下深刻的印象。月丽对王宇突然逝世不能释怀,无意间向王霏透露自己怀了身孕,王霏错愕。引璋和王捷相处下来,都对彼此有了好感。王捷送承祖回家,见王宇三人全家福。更加确定引璋与王宇的关系。王捷百般试探,引璋以为王捷对她有意,竟说JoeJoe不是她的孩子。王捷不明白为何引璋口出此言,苦恼。月丽忘了告知秀萍不留在家里吃饭,惹火秀萍。佩云趁机煽风点火,指王宇留下大笔身家给月丽,让她目中无人。秀萍被煽动,觉得月丽是外人,分分钟可能改嫁。王喜也以退为进,表示不想再经营餐馆,唆使秀萍把股份转让给他,秀萍打不定主意。引璋带承祖到小学报名。王捷趁机追问承祖,引璋是不是他妈妈。承祖不置可否。引璋原本想坦言相告,但王捷却得赶回家接秀萍等人去拜祭王宇,匆匆离开。引璋始终没有把话说出口。月丽临去骨灰塔前,赶去买王宇衷爱的叉烧包。月丽突然感到身体不适。所幸巧遇子亮。子亮送月丽看医生,得知月丽有了身孕。众人拜祭王宇,秀萍不满月丽过了吉时才匆匆赶来。月丽解释,秀萍尖酸刻薄的责骂月丽心里没有王宇,月丽表示不会,因为已经有了王宇的孩子。永泰与秀萍得知月丽有孩子,欢天喜地。众人忙着祈求王宇保佑月丽的孩子。另一边,引璋带着承祖出现,赫然发现王捷竟然是王宇的弟弟。

  引璋对王捷的态度截然转变。王捷疑惑的追问,却被引璋摔得鼻青脸肿。王捷失落不已,阿唐揶揄引璋魅力无法挡,同时虏获两兄弟的心。王捷口是心非,嘴硬是为了查王宇死因才接近引璋。永泰与秀萍对月丽关心,带补品给月丽。秀萍随口问股票的分配似乎跟王宇当初说的有出入。月丽直肠直肚表示不清楚,要秀萍干脆说个数目,她叫子亮帮忙办手续。敏感的秀萍以为月丽误会她贪钱,发火。月丽还是决定把股票劝转给秀萍。王霏买首饰,犹豫不决之际想起王宇,忍不住又落泪。子亮再次出现,递纸巾给王霏。子亮关心,得知王霏没主见,凡事都要征求王宇的意见表演秀,众模特儿竞相争夺入时化妆师,冷落王霏。引璋看不过眼,主动让王霏化妆,鼓励王霏。王霏表示自己是家里最没用的人。引璋知道王霏是王捷姐妹,探问。无奈被承祖的来电打断。引璋带承祖回家,见王捷在门外等待。引璋没给王捷好脸色,让他吃闭门羹。王捷不死心,拼命按门铃。引璋心生一计,把王捷关在储藏室。王捷受困,狂性大发,用身体撞墙,撞得全身是伤。引璋内疚的帮王捷敷药,缓缓的说出王宇与引玉的爱情故事。希望引发王捷说出真心话,可是王捷却毫无反应。引璋气煞,把王捷赶走。月丽出于好意,介绍海鲜供应商给王喜。王喜以为月丽开始干预餐馆的运作,不悦。与佩云联手说月丽坏话,说服秀萍把股份转让给他。秀萍终于被王喜说服。还要永泰一起转让股份,可是永泰一口拒绝。子亮告知秀萍转让股份。月丽意外,感觉家人似乎排挤她。子亮得知月丽有意投资屋子,惊讶月丽继承遗产的数目。王喜与秀萍约见子亮,子亮趁机中伤月丽,秀萍信以为真,质问月丽是否有心搬离王家以及是否要以孩子来继承遗产?月丽百口莫辩。王霏替月丽感到难过,向王捷诉苦,谓如果王宇在世就不会有这些问题存在了。王捷对王宇的死感到伤心难过,终于忍不住,问引璋王宇的死因…

  引璋质问王捷是否怀疑王宇的死跟她有关?王捷直认不讳,引璋气愤得要王捷找证据抓她。承祖知道引璋心情不好,特别乖巧,但最终还是因为不小心弄坏模特儿的毛衣而被引璋痛打,承祖呜咽哭泣,引璋也痛心得流下眼泪。王霏遭受无妄之灾,被模特儿Liz误会说她坏话。Liz扬言要告王霏,王霏心惊胆跳,想跟月丽诉苦,但是月丽被秀萍冷言冷语,情绪低落。王霏见状,唯有把话吞回肚里。王霏迫不得已,找子亮帮忙。子亮告知王霏所言不能构成诽谤。王霏还是担心不已。王霏落泪,子亮再一次递纸巾给王霏。王霏回想起曾经说过要嫁给三次递纸巾给她的男人,认定子亮就是她的真命天子。引璋为了王捷的事而情绪低落,对承祖不理不睬。承祖告诉王捷引璋态度上的转变。王捷也感到奇怪。引璋带承祖买日用品,承祖通风报信,叫王捷前来跟引璋道歉。王捷果真出现,引璋不满承祖与王捷串通,把两人骂个狗血淋头。月丽为了安心养胎,打算暂时搬离王家。月丽不敢开口对秀萍说,请王霏代劳,王霏一口答应,开口问秀萍。秀萍在气头上,言要搬就搬。王霏误以为秀萍真的答应,开心的告诉月丽。永泰得知秀萍允许月丽搬,大发雷霆,与秀萍大吵。王宇七七忌日,众人前往拜祭。永泰与秀萍在气头上,互不理睬。秀萍唠叨,发泄心中不满。月丽被吵得心神不宁。永泰烦不胜烦,又与秀萍起冲突,不小心撞到月丽。所幸月丽没事,虚惊一场。众人拜祭完毕,陆续准备离开。月丽心神恍惚,竟然踏空台阶…

  月丽跌倒流产,悲痛欲绝。永泰失去了孙子,更是心痛不已,老泪纵横。王捷不忍见父亲丧孙之痛,想把承祖的存在告知永泰,但话到嘴边还是吞回去。引璋见承祖频频与王捷通电话,气恼之下,把承祖赶出屋外。岂料承祖以为引璋真的不要他,在街上茫然的走着,越走越远,竟然找不到回家的路。幸遇永泰,两人一见如故的倍感亲切。永泰问起承祖的家人,承祖说得不清不楚,令永泰啼笑皆非。另一方面,引璋发现承祖不见了,惊慌失措的急忙致电王捷。两人四处寻找承祖不获,引璋焦急慌乱之下,不慎扭伤了脚。王捷为引璋搓药油,引璋既担心承祖的安危,又自责没好好照顾承祖,禁不住伤心落泪。王捷见到了引璋脆弱的一面,心有怜惜。永泰要承祖打电话回家叫家人来接。承祖不敢打给引璋,只好致电给王捷。王捷接到电话后,匆匆赶来接承祖时,却惊见父亲和承祖在一起。永泰追问王捷与承祖的关系,王捷支吾说是朋友的孩子。永泰依依不舍的和承祖挥手道再见。永泰虽中了多多,却没有开心的感觉,反而不知如何处理这笔巨款。凤音建议永泰把钱捐给慈善机构或找律师立遗嘱,免得将来子女为了钱而起纷争,永泰听取凤音的意见,想找律师立遗嘱,却又为不知道该由谁当遗产执行人而烦恼。引玉回来新加坡,与老公住在高级酒店里,被阿唐无意间撞见。阿唐误以为引玉就是引璋,急告王捷,并怀疑承祖很有可能不是王宇的骨肉。王捷心有芥蒂,忍不住向引璋多方探问承祖的身世。引璋一怒之下,拉着承祖上王家,当众公开承祖就是王宇的亲生儿子,而另一边,月丽也带了子亮来,向大家宣布她想将王宇的财产处理清楚,包括把房子卖掉,把餐馆的股份退出…

  引璋带着承祖到王家,揭穿了承祖是王宇骨肉的事实。众人都震惊不已!永泰和秀萍是喜多过于惊。这突然而来的孙子,弥补了他们失去王宇的伤痛,王喜夫妇则担心将来永泰会把餐馆的股份全留给承祖,自己将一无所获。众人各有心思,受打击最大的则是月丽。月丽没想到对她体贴入微的丈夫,竟然在外面早有情妇,还生了私生子。刹那间,所有美好的回忆都变成了假象。月丽差点崩溃,子亮趁虚而入,对月丽关怀备至,陪伴左右。引璋因一时冲动而搞得王家鸡犬不宁,心中不无后悔。王捷奉父母之命,要引璋带承祖回王家认祖归宗。引璋表示可让承祖与永泰秀萍见面,但决不会让承祖离开她回到王家。王捷向阿唐透露心事,他虽情系引璋,但碍于引璋和王宇的关系,自知两人难有结果。阿唐问情为何物,叹连王捷这么洒脱的人也为情所苦。王霏因得罪名模特儿Liz,担心她会对自己不利,吓得不敢去工作。子亮充当护花使者,让王霏有安全感。王霏的一颗心终被子亮所虏获。永泰和秀萍决定与承祖相认,并希望月丽能放开怀抱接纳承祖。月丽表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原谅王宇对她的不忠,更不会接受他的私生子。引玉离开新加坡之际,来找引璋,想与承祖一聚。承祖却被王捷接去见永泰和秀萍。引玉失望要离去时,王捷刚好送承祖回来…

  王捷虽情系引璋,但却碍于引璋曾是王宇的女人,也即是自己的嫂嫂的尴尬身份下,无法坦然的接受引璋。刚好阿唐接了一宗生意,需要王捷当其助手,一起出国侦察事主出轨的丈夫,拍下其通奸的证据。王捷为了逃避引璋而一口答应。而引璋也同时接到新的工作,需要出国拍摄广告照片。临行前,引璋将承祖带到王家,托永泰和秀萍代为照顾。两老喜出望外的自然满口应允。承祖在王家给永泰和秀萍带来了不少的欢乐,也和王霏相处愉快。唯王喜夫妇表面一副笑脸,实际对承祖充满了敌意,深怕永泰把所有的好处都给了这个宝贝孙子。月丽回家收拾衣物,见到承祖时,冷漠以对,并已决定搬离王家另迁新居,开始新的生活。子亮趁虚而人,对月丽百般讨好,关怀备至,并找机会向月丽表白爱意。月丽惊惶失措的逃开了。另一方面,引璋和王捷以为出国工作就可以避开对方,不料两人去的竟然是同一个地方。引璋在酒店巧遇王捷和阿唐侦察的对象SAM,两人打招呼交谈时,被跟踪而至的王捷和阿唐看见,误会引璋就是SAM的外遇。王捷不耻引璋为了钱一再出卖自己,出言将引璋羞辱一番。后方知是误会一场,想找引璋道歉,引璋生气躲进桑那室里,王捷跟进。管理员不知道里面有人,将两人反锁。王捷被困,开始失去控制,发狂的用身体撞门…

  王捷与引璋被反锁在酒店桑那室内,王捷的幽闭恐惧症再次发作。王捷向引璋说出童年被绑的经过,引璋终对王捷有了更多的了解。王捷按不住对引璋的爱慕,终于大胆表白,引璋也欣然接受了王捷的追求。永泰带承祖探望永定,遇凤音。永泰欣喜自己有个孙子,还表示要把财产分给承祖,凤音却觉得儿孙自有儿孙福,老人家凡事应该先为自己着想,免得落得晚景凄凉。建国代表商会到访疗养院,意外碰见父亲永定。尽管建国暗暗警告永定不要滋生事端,永定还是在儿子大发敬老伟论时,打得建国狼狈而逃。子亮向母亲凤音借钱投资不果,终决定把目标转向月丽。子亮以退为进,虽然已向月丽剖白,却又表现得极为尊重和体谅。甚至还在月丽隔壁租了房子,暗中关怀月丽。月丽深闺寂寞,神秘邻居的温情着实让她感动。感情脆弱的她正不知不觉地掉入了子亮精心设计的陷阱中。一方面,子亮也开始一步步去猎取王霏的芳心,搞得王霏春心荡漾,连月丽托她转告永泰和秀萍卖房子的事都忘的一干二净。王捷与引璋从国外工作回来,两人的恋情又因彼此的身份陷入尴尬的局面,王捷始终无法在家人面前,面对引璋的情感。永泰终于立了遗嘱,并向家人宣布。秀萍对永泰冷嘲热讽,觉得他小题大作。岂料经纪带人来看房子,王霏才向永泰和秀萍说出月丽要卖房子的事,秀萍大怒!拉了承祖去找月丽算账!

  秀萍不忿月丽所为,要与月丽周旋到底。永泰劝秀萍不要意气用事,指月丽始终是王家的媳妇。引璋同情月丽,歉疚说当时不该因一时之气,把承祖带上王家,闹得如此局面。月丽来到家门外,忽然见到子亮在自己家门外挂东西。子亮假意逃走,月丽忙追。子亮施苦肉计,说自己原不想让月丽困扰,但又不忍看月丽如此孤单无依,只好躲在隔壁,默默守护月丽。月丽感动。子亮挑拨王家人情绪,说出承祖是私生子,虽然胜算不大,但亦会尽力帮王家打这场官司,永泰不愿家里起纷争,吩咐王霏再去和月丽好好谈,希望平息这场风波。王霏前来找月丽,忽发觉门外挂着食物。王霏好奇,见到字条,心里怀疑月丽可能有了新欢。月丽表现冷淡,指自己绝不会把王宇的钱分给引璋和承祖。又认为王霏站在王家那方和自己作对。二人不欢而散秀萍指月丽有了别的男人,就六亲不认,要赶绝王家人。王喜开始担心永泰和秀萍会来和自己住。永泰见众孩子有事临头就互相推托,不禁更是不悦,负气说道,如果月丽要卖房子,就让她卖吧!永泰来见月丽,表示若月丽坚决要卖房子,他愿意把房子买下,月丽觉意外。王捷来接引璋下班,见王霏在场,自然闪避,却被引璋发觉。王霏离开后,引璋问王捷是否很介意让家人知道二人的关系?王捷介意王宇和引璋当年的恋情,突然谈起王宇生前种种,引璋不知王捷的微妙心态。王喜要王捷想办法安置二老,说出自己的难处,王捷说出永泰中多多事,王喜惊喜。王喜施苦肉计,声泪俱下对永泰认错,希望永泰可以原谅他,永泰被感动,接受王喜的道歉。王捷对引璋说出自己的心结,介意王宇总是介于引璋和自己之间,虽然有这困扰,但一定不会逃避,希望引璋可以谅解。引璋动情,二人相拥,就在引璋要说出自己其实并非王宇的情妇时。忽然永泰在附近出现,惊见二人相拥的一幕。

  永泰发现了王捷和引璋的恋情,心里惊怒。永泰要王捷和引璋断绝关系,王捷苦恼。阿唐工作时被王捷干扰,深知王捷为情所困。阿唐鼓励王捷追求自己的幸福,王捷也深觉自己放不下引璋。自从王喜从王捷口中知道永泰中了多多之后,佩云就对秀萍极力讨好。秀萍被王喜夫妇捧得飘飘然,永泰却不为所动。永泰为了引璋对王捷不瞅不睬,王喜和佩云心中暗喜。佩云认为王喜在两老心目中的地位已大大提升,如果永泰把王捷踢出局,不把遗产留给他,那王喜必将获得更多财产。王捷和引璋的感情并不顺心,王捷一方面受到永泰的压力,另一方面又无法抛开引璋和王宇的关系,终日生活在苦恼之中。王霏又因为想买房子和父母同住,贸然的听信子亮的话,买下了一间公寓,还仓促地付了首期。众人吃饭,王喜设计要永泰说出中多多的事,假称自己已安排好一切,先要两老到自己的住处暂住,再设法买回旧屋。永泰见众孩子拿不出钱买屋,终说出自己中了多多,还打算买下房子的事。月丽为王宇的遗嘱苦恼,子亮乘虚而入。可怜的王霏就这样被子亮抛在一旁不理不睬。不知情的月丽却也对子亮的细心感到温暖和依赖。众人为承祖庆祝生日。永泰对引璋冷淡,引璋疑惑。生日会散后,秀萍要王捷送引璋和承祖回家,永泰却强烈反对,众人对永泰的反应大为不解。引璋说出承祖心里永远都有个遗憾,就是不能再和王宇一起过生日。王捷误以为引璋放不下王宇,更为自己是代替品感到失落。永泰责王捷和引璋藕断丝连,骂王捷败坏名声,要王捷答应不再和引璋纠缠,王捷不敢答应,永泰气走。永泰在家楼下巧遇引璋,终开口要引璋自重。引璋觉自己光明正大,没有必要因任何压力离开王捷。永泰受不了刺激,心脏病发入院。引璋亲眼目睹王捷在医院被永泰驱逐,终说出自己其实不是承祖的母亲,王捷震惊。

  引璋告知自己非承祖亲生母亲,王捷难以置信。引璋把原由说出,指出隐瞒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姐姐引玉,而且已经把抚养承祖的责任扛下,只好把戏演下去。引璋表示为了不想再让众人困扰,才说出真相。众人对王捷兴师问罪,责王捷搞上引璋只会惹人耻笑。王捷忙说出实情,众人却不相信,王喜假称担心王捷受骗,佩云乘机唆摆指引璋可能是为钱而来,王捷不禁大为苦恼。子亮对月丽百般体贴,问遗产手续办理得如何?月丽说出自己和王宇有数个不同的联名户口。子亮暗打主意欲谋月丽的钱。永泰出院,王捷和引璋带承祖来,向永泰解释引璋的真实身份,不料众人诸多质疑,引璋不悦,表示事实如此,不需要众人相信,和众人不欢而散。王宇的律师好友刚回国,联络上引璋,对王宇的逝去表示遗憾,说出王宇在死前曾经立了遗嘱,指明财产分配里有承祖在内。律师宣读遗嘱内容,月丽占40%,永泰与秀萍各得20%,承祖占20%,月丽听后不忿,表示绝不承认此遗嘱内容,众人不欢而散。佩云挑拨是非,指引璋有所目的而来,怀疑她有所图谋。永泰认定引璋不是好女人,责王捷还不清醒过来?王捷备受压力,要求引璋放弃遗产,证明引璋并非为钱而来,引璋却坚决不允,不介意别人不相信自己,不会因为这样让承祖失去应得的东西。二人闹僵。子亮挑拨王家人情绪,要王家人争回财产,提由于承祖是私生子,官司未必稳胜,建议向法庭申请冻结王宇的遗产。月丽难过,指王家人做得太绝。子亮提月丽和王宇的联名户口会受影响,恐怕到时月丽自己一份财产会损失。子亮引导月丽决定在财产未被冻结前,先把钱暂时转移到子亮名下的户口。王捷跟在引璋身旁,纠缠不休,希望引璋原谅自己,一再提出引璋难以令人信服不是来争财产,引璋对王捷失望,毅然提出分手。

  秀萍收到王宇的银行结存单,得知月丽把联名户口里的钱提了出来,气得找月丽对质。月丽辩说钱是她的薪水,并告知已向法庭申请王宇的遗嘱无效。秀萍翻脸,两人不欢而散。月丽情绪低落,子亮趁虚而入,但遭月丽拒绝。子亮失望的找王霏,并百般挑逗,王霏终于失身。王捷和引璋相互思念,但谁也不敢再踏出一步。百般回避,王捷还是在工作上碰上了引璋。王捷诚心要求与引璋复合。引璋因王捷家人对她成见极深,断然拒绝王捷的请求。永泰与秀萍知道王捷与引璋分手,开心不已。王喜则感到忧虑,还暗中劝王捷与引璋修好。王捷不知道王喜另有目的,感激王喜的支持。永泰与秀萍上门找承祖,被引璋拒于门外,两人顿觉应该尽早把承祖争取过来。王霏约亮,子亮大叹怀才不遇,又为没钱创业而苦恼。王霏爱郎心切,答应给钱子亮,子亮暗喜。月丽寂寞难耐,子亮百般关怀,还劝月丽创业,当女强人。月丽被说动,与子亮会见企业家。王喜为了讨永泰欢心,说服引璋让他把承祖带去餐馆见秀萍与永泰。永泰见承祖消瘦,要佩云煮鸡蛋给承祖吃。月丽上餐馆查账,后在和佩云争论间,意外地被拨了一身咖啡。月丽到厕所清洗,发现承祖要拿鸡蛋,月丽好意帮忙,谁料承祖竟撞到热水壶,被热水溅得嚎啕大哭……

  医生告知承祖受的只是皮外伤,不过需要留院观察。秀萍怒骂月丽心狠手辣,对小孩子下毒手。引璋也斥责月丽,佩云作贼心虚,加油添醋骂月丽。月丽百口莫辩,唯有黯然离去。王捷与引璋彻夜守候着承祖。王捷以图片信息逗得引璋发笑。可是当引璋发现发送信息的人是王捷,立刻又沉下脸来。王喜与佩云得知王捷与引璋还没复合,心急的授计予承祖,巧妙的让王捷与引璋嘴对嘴。此景正好让永泰与秀萍看到。永泰误以为王捷撒谎,对王捷失望不已。永泰见王捷一心向着引璋,担心留给王捷的钱会给引璋骗光,产生改遗嘱的念头。王喜知道永泰上律师楼,认为永泰会把王捷的那份分出来,乐不可支。引璋带承祖出院,王捷开车来接,硬送两人回家。引璋下逐客令,王捷耍无赖,引璋拿王捷没办法。王捷嬉皮笑脸逗得引璋发笑,两人终于和解。月丽看店,兴致勃勃想大展拳脚。子亮祝贺月丽终于走出阴霾。月丽感谢子亮一路来的支持,邀请子亮加股。子亮欣然答应。子亮带王霏看办公室,鼓励王霏入股电话咨询公司。王霏表示没有钱,子亮鼓励王霏跟永泰借。王霏夜归,永泰关心,要王霏改行。王霏趁机表示要做生意。永泰终于答应,并愿资助王霏。子亮接王霏上班,王霏把永泰的支票给子亮。子亮开心不已,亲吻王霏。此举给永泰与秀萍看到,两人觉得王霏跟子亮拍拖,是王霏前世修来的福气。引璋意外收到律师信,知道永泰竟然要争取承祖的抚养权,激动不已。王捷要求永泰考虑承祖的感受,放弃争取抚养权。永泰心意已定。王喜与佩云失望永泰上律师楼不是为了修改遗嘱。永泰表示要把月丽手上的股份买过来,去找月丽,却惊见子亮与月丽一起,态度亲密。永泰震惊,想找子亮对质,却意外跌倒…

  永泰昏迷不醒,秀萍为永泰求签,竟然求得跟王宇一样的下下签。秀萍错愕,痛哭流涕。王喜提及永泰尚未修改遗嘱,担心万一永泰醒不过来,必将引发另一场遗产大战。秀萍却没有心情理会这些问题。秀萍质问月丽永泰昏迷的事,月丽莫名,秀萍不信任月丽,拂袖而去。王霏担心自己怀孕,约见子亮,子亮竟然不瞅不睬。王霏巧遇月丽,险些说出自己和子亮的事,谁料秀萍出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王喜找子亮帮忙修改永泰的遗嘱,还答应给子亮一些好处。子亮告知得等永泰苏醒才能行动。王喜夫妇紧盯着永泰,等待着永泰的苏醒。王霏再找子亮,子亮表示如果怀孕,要王霏把孩子打掉。王霏战兢验尿,发现自己真的怀了身孕,失声痛哭。引璋替王霏感到不值,鼓励王霏要子亮负责。王霏屡找子亮,可是却没有子亮的消息。王喜与王捷看护永泰,引璋来接承祖回家,王喜趁机调走王捷,又在秀萍面前说王捷的坏话,秀萍对王捷大感不满。王喜趁机煽动秀萍让永泰改遗嘱,秀萍被说动。王霏怀孕的事被王捷发现,王捷暴跳如雷,四处寻找子亮。而医院里的永泰却突然醒了过来。王喜兴奋的打电话给子亮,要子亮赶来医院办手续。王捷到子亮办公室找不到子亮,却接到秀萍的电话。王捷得知永泰醒了过来,急忙赶往医院。王捷匆匆赶路,王喜却逼着永泰签名,永泰没有意识,没有气力,王喜抓起永泰的拇指准备向遗嘱印下…

  王喜趁永泰睁开眼睛,说服秀萍找了子亮帮永泰修改遗嘱,王捷赶来医院看永泰,知道王喜擅自帮永泰修改遗嘱,十分不以为然,王喜坦然表示自己是帮永泰分忧,让永泰安心养病,王捷知道众人担心引璋贪图永泰的钱,懒得争吵。子亮与朋友Alex勾结,骗取月丽的信任,月丽丝毫不察,对子亮信任不已,更为自己的重生庆幸。可是在感受到子亮对自己不断表白情意的同时,产生矛盾,午夜梦回,想起王宇生前对自己的信誓旦旦,子亮对自己的深情付出,难以释怀,下意识回避子亮,子亮察觉。与此同时,王捷找到子亮,要子亮对王霏交待,子亮狡辩,并支开王捷,然后带王霏去堕胎,之后又逃之夭夭,王霏伤心欲绝,引璋义愤填膺,大骂子亮。王捷更是气愤不已,誓言不放过子亮。王喜与佩云夫妇自从永泰修改遗嘱计划得逞后,立即改变对永泰态度,即使到医院探望永泰,也当作野餐似的,对床上的永泰不于理会。另一方面引璋带承祖到医院探永泰,引璋面对永泰,感触说出自己的感受,知道永泰众人对自己的误解,认为自己觑觎永泰的钱,秀萍到来,断章取义,对引璋的误会更深,将引璋赶走,引璋无奈。子亮担心月丽改变对自己的态度,再三对月丽表示自己的情意,希望月丽摆脱王宇的影子,月丽婉拒子亮的情意,子亮情急之下,欲强吻月丽,时王捷通过阿唐,发现子亮竟然搬到月丽家隔壁,来找子亮,赫然见到这一幕,吃惊不已。

  王捷为王霏一事来找子亮算帐,不料竟看见子亮和月丽拥抱在一起。王捷怒殴子亮,向月丽说出子亮与王霏的关系,要月丽别上了这个爱情骗子的当。月丽震惊不已,向子亮质问,子亮坦然承认,但巧言说是为了同情王霏才会做了错事,心中所爱只有月丽一人。王霏自从堕胎之后,心里充满了罪恶感,精神恍惚的她最怕听见婴儿的啼哭声。秀萍得知王霏被子亮骗财骗色,大为震怒,要王霏把托子亮买房子的钱要回来。王捷陪着王霏到发展商办事处查询,发现所买的单位根本不在王霏的名下,王霏大受打击,精神几近崩溃。永泰出院回家,但还须回医院做物理治疗。王喜夫妇以看店为借口推卸责任。王捷二话不说,毅然扛起这个责任。一星期三次,王捷都不辞辛劳的陪着永泰到医院做物理治疗,对永泰付出了极大的耐心和爱心。引璋也常带着承祖来看永泰,知道永泰挂念永定,还特地把永定从疗养院里接出来,让两老到海边散心。永定羡慕永泰有此佳儿佳媳。永泰虽然说话困难,但心如明镜。王捷买浴室用品时,发现该店是月丽和子亮合资所开。王捷以王霏被子亮骗财骗色的例子来提醒月丽别步王霏的后尘。月丽心情沉重的回到家里,面对一屋子的冷清,心中更感空虚。月丽带了水果到王家探永泰,被秀萍怒赶出来,不慎扭伤了脚,子亮趁虚而人,对月丽百般呵护,月丽似被子亮所感动。其实月丽已跟王捷合作,开始了一连串的反间计划。王霏终于找上子亮,要子亮给她一个交代。子亮露出狰狞面目,不留余地的将王霏羞辱一番。王霏受不了打击,试图割脉自杀…

  王霏受尽子亮的羞辱,万念俱灰之下,想割脉自杀。危急间,永泰不顾自己的手被割伤,拼尽全力的夺过王霏手中的刀片。王霏崩溃的哭倒在永泰的怀里,终打消了自杀的念头。王捷为了应征摄影师的工作,误了时间去医院接永泰。王喜等不到王捷来,竟然丢下永泰自己先行离去,以致永泰没人看顾而跌下轮椅。王捷向王喜质问时,王喜和佩云反指是王捷的不是。永泰把王喜夫妇自私自利的嘴脸都看在眼里。永定患上肾衰竭,却不愿意接受洗肾治疗。王捷接到通知,推着永泰到疗养院看永定,要永定像永泰一样坚强与病魔搏斗。永定感怀身世,潸然泪下,永泰亦泪流满面。王喜从秀萍口中得知永泰有感觉,也会流泪,怀疑永泰已恢复意识知觉。又见永泰和王捷关系密切,担心永泰一心向着王捷,自己将会一无所得。王喜和佩云马上改变态度,对永泰百般讨好,处处表关心。但永泰已看透一切,丝毫不为所动。王喜有心离间永泰和王捷的感情。一边怂恿王捷陪引璋共度情人节,一边却在永泰和秀萍面前数落王捷的不是,指责王捷不该为了陪女友而丢下永泰不管,永泰终于忍无可忍的发作,痛心王喜没有手足之情,连唯一的弟弟也要排挤。情人节,月丽收到子亮送来的鲜花和邀请共进烛光晚餐。丽忆起昔日与王宇在一起的甜蜜情景,心中有所犹豫。但最后仍答应赴约,两人共进晚餐时,被王霏看见。王霏担心月丽步其后尘,被子亮所骗,觉锝有义务对月丽作出最后的规劝。不料,当王霏和王捷赶到月丽公司时,惊闻职员说月丽和子亮上了律师楼立遗嘱,两人赶到律师楼阻止,但月丽仍签下遗嘱,把财产过名在子亮的名下…

  发展商Alex来找子亮,告知有特价的公寓要出售,一转手,可赚取百万元的高利润。子亮心动找月丽合股,投资了百万元进去,并憧憬退休后与月丽共度逍遥的生活。月丽答应了子亮的求婚,送邀请卡给王捷,被秀萍看见,秀萍气冲冲到婚姻注册局闹事,导致月丽和子亮注册不成。王喜为讨好永泰,向秀萍建议要为永泰做65岁大寿。就在永泰生日当天,永泰却要王捷带他上律师楼,另立了一张新的遗嘱。王喜夫妇闻之,认为是王捷在背后唆使永泰改遗嘱,王喜怒而与王捷起冲突。永泰喝止王喜,当众宣布遗嘱的内容,将他所有的财产分为5份,秀萍、王喜、王捷、王霏和承祖各一份。但王喜的那一份,他却将之捐给了NKF,并说出在他生病期间,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他完全看在眼里。子亮找Alex询问投资公寓的情况。不料惊闻月丽已经将所有的资金撤回。子亮十万火急的去到月丽家,却见王家的人都到齐。月丽当众说出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和王捷所策划。月丽告知子亮,在王捷来找子亮算帐,说出王霏怀了子亮的孩子,被逼堕胎的那一刻,月丽已对子亮有所警惕,后来还和王捷联手设下圈套,并买通Alex,引子亮入瓮,目的是要子亮把骗王霏和她的钱全部吐出来。子亮一败涂地,狼狈离去…月丽终与王家取得和解,也放宽怀抱接受了承祖,而王捷向引璋求婚成功。全家欢乐大团圆…

本文链接:http://marocities.com/dianshidaoyintou/1033.html